当前位置: 生态建设 >植树造林

印向巴西仿效遏制热带雨林砍伐行动

2015-08-17来源:中国科技日报

Oziel Alves da Silva勒紧缰绳,让马停在牧场边缘,然后调整了一下对保护其粗糙皮肤免受热带太阳照射几乎不起作用的棒球帽。他密切关注着自己的牛群,巡视着位于亚马逊东部帕拉州274公顷的牧场。Alves da Silva曾经梦想着这里广袤无边,绿草如茵,牛群遍地,而如今他看见的只有不能砍的棕榈树。

这位39岁的牧场主是因停止对全球最大热带雨林破坏的历史性行动而陷入困境的几千名巴西土地所有者之一。他被罚72万雷亚尔(约23万美元),并且在2009年试图伐树后被禁止卖牛。目前,Alves da Silva正在偿试重新合法运营牧场,但对扩展牧场和增加牛群几乎不抱希望。他和Brasil Novo县很多农场主同行一道,已经停止砍伐树木并且正努力同法律“和平相处”。

在过去的10年间,当全世界都在忙着就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未来承诺讨价还价时,巴西已通过一项减缓森林损失的历史性举措,使减少的二氧化碳输出量超过任何其他国家。在那里,去年的森林砍伐率约比1996~2005年间的平均水平低了75%,刚好接近巴西到2020年实现温室气体减排80%的承诺。该国在成功做到这一点的同时,其生产的食物量也在增加,并且大部分被用于出口到正在发展中的饥饿世界。

迄今为止,巴西的成功为森林砍伐率正在上升的其他热带国家提供了潜在的经验,但亚马逊流域的情况依然岌岌可危。虽然执法力度增加,但包括贫困和农业用地有利可图在内的驱动森林砍伐的基本因素并未改变。尽管去年巴西的土地开垦率降到自1998年以来第二低的水平,但2013年又迅速上升,而一些科学家预计2015年会出现另一次上升。

多方努力清除非法砍伐

在巴西,针对非法砍伐的战斗始于陆地表面的卫星图像。自1988年起,研究人员每年都会编制高分辨率的森林覆盖地图。同时,他们更加频繁地获取低分辨率图像,以观测森林中因砍伐而留下的新缺口。过去10年,科学家开始向巴西环境执法机构——巴西环境和可再生资源署(IBAMA)提供实时信息。

IBAMA现场遇到的罪犯通常是些“小角色”,但政府也在调查处于这个灰色链上更高端位置、通过投机非法清除土地上的树木发财的罪犯。这种执法策略的基本框架是在2004年前环境部长Marina Silva在任时出现的。Silva是终生的环保主义者,并且在去年的总统选举中成为候选人。当时,作为环境部部长,她通过强化IBAMA力量并让其他政府机构参与进来解决滥伐森林问题。Silva作出的一个关键改变是创立在IBAMA内部清除腐败的复杂系统。

与此同时,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在巴西和国际上通过媒体宣传描述了大豆种植和森林砍伐之间的联系,以此向公司施加公共压力。这迫使连锁超市和诸如麦当劳等食品公司宣布拒绝购买非法种植的大豆。所有这些改变助推该国主要出口商在2006年签署一项禁令,禁止从最新开垦的土地上购买大豆。

不过,这才刚刚开始。2009年,一位名叫Daniel Azeredo的27岁联邦检察官向众多牧场主以及亚马逊流域砍伐森林最多的帕拉州的11个最大屠宰场运营商提起诉讼。他警告包括连锁超市沃尔玛、麦当劳和阿迪达斯服装公司在内的牛肉和皮革主要购买者要对出售非法产品负责。绿色和平发起了另一场国际性的公关活动,帕拉州的养牛业基本停顿。

2012年,面临着当地农民针对新的执法体系发起的抗议,巴西国会修改了森林法典。新的法律相应缩减了各种森林保护举措,并且让一些土地所有者从因过去砍伐森林而受到的惩罚中成功逃脱。同时,巴西创建了全国土地注册制度,旨在成为联邦土地管理的基石。

然而,该举措引发各种争议。大豆产业界表示,由于联邦注册制度将使政府增加对土地所有者的管控,2006年的出售禁令如今已没有必要存在。但环保主义者认为,注册制度的推行并未就绪。争论使人们更加关注何种举措能减少森林砍伐以及下一步该做什么的问题。


巴西官员将土地注册视为一项全新的土地管理制度的基石。政府研究人员正致力于开发一种监控系统,从而对整个国家不同类型的土地用途进行分类和追踪,并将其作为全国性土地注册的补充。他们表示,这会为在全国范围内追踪、研究和促进更好的土地利用带来前所未有的能力。

“如果我们成功做到这一点,它将成为一场革命。”在巴西环境部负责森林执法项目的Francisco Oliveira表示。

即使土地注册制度大功告成,一个最基本的挑战依然存在。对于土地所有者来说,砍伐和烧掉森林依然比恢复土壤和重新种植休耕的土地成本更低,而对于卑劣的投机者也更加有利可图。巴西正在寻找方法,改善和扩大对已被清理的大片土地的管理,并且利用增加的资金保护森林,以此扭转上述局面。2006年,挪威同意支付10亿美元——如果巴西成功减少森林砍伐和二氧化碳排放。这是名为“减少毁林和森林退化造成的碳排放”(REDD)策略的全球首次大规模示范。今年3月,挪威官员到访巴西,商讨第二轮投资事宜。

这是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于2013年创建的全球REDD项目的首次亮相。尽管它并未摆脱很多人此前所设想的影子,但基本理念是相同的:工业化国家为通过更好的森林管理使树木和土壤中的碳维持现有水平或增加而付钱。

这种方法已收到来自诸如挪威、德国、英国和美国等国家的70多亿美元。大部分资金都被投向旨在展示上述理念和帮助政府增加森林监控经验的项目上。去年,巴西成为首个向联合国提交记录森林砍伐的森林基线评估的国家。去年12月,其他5个国家也宣布了自己的提交方案。

目前,国际关注正转向砍伐的树木比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的印度尼西亚。挪威已承诺向印度尼西亚支付10亿美元,如果该国政府能证明森林砍伐和碳排放在减少。环保主义者也在将巴西获得的经验传递到印度尼西亚,并且承诺从来自当地棕榈油行业中活跃的各大跨国公司寻求解决森林砍伐问题的办法。

关于这些策略是否能在正白手起家建立监控和执法项目的印度尼西亚获得成功仍存在质疑。不过,Nepstad认为,10年前,没人相信巴西会扭转局面。“10年前我们在巴西看见的种子如今正在印度尼西亚发芽。”


尽管过去10年取得了不少进展,但亚马逊热带雨林的未来依然不确定。一些立法者想缩减被保护区域,同时巴西总统Dilma Rousseff正鼓励投资于会引发更多森林砍伐的港口和水电站坝建设。此外,还有关于会威胁到热带雨林和现有农作物的气候变化影响的担忧。

位于巴西利亚的亚马逊环境研究所前任所长Paulo Moutinho担心,政府正在忽略一些更加明显的解决办法,比如将更多土地指定为永久保护区。

其他人则要乐观一些。Azeredo介绍说,巴西站在世界前沿向法律与秩序的迈进正逐渐获得回报。只要再稍微坚持一下,牛肉产业会在几年的时间里实现同法律法规在某种程度上的一致。“之前我们甚至不知道该从何开始。”

这是一条诸如Alves da Silva等农场主似乎会耿耿于怀的信息。“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执法力度正在增加,法律只会越来越难打破。”

对扩大经营几乎不抱希望的Alves da Silva将注意力放在手头的牛群中。他用绳子套住一对新出生的牛犊,并为其接种疫苗,然后结束一天的工作。天色渐渐昏暗,他攀鞍上马,奔跑在牧场中。身后,森林的轮廓越来越大。